第137章 多尔衮思念王锡衮

  多尔衮看到王锡衮的信之后热泪盈眶,多铎问:”哥怎么啦?什么事让你喜极而泣?”’多尔衮:“是锡衮的新铺子开张让我去剪彩。”多铎:‘那么您就去呗。’多尔衮:“不,这次你替我去。”多铎:“这得您亲自去,我呀还是在京城帮您处理政事呢。第一人家王锡衮邀请的是你不是我,第二您吩咐我协助修《大清律例》我还没修完呢,第三纯儿有孕我想陪着。更加重要的是您可以借此机会和嫂子一起用隆重的仪仗去保定可以让那些嚼舌头的谣言闭嘴了。”
  多尔衮:“是啊我和小玉儿一路上浩浩荡荡地去保定至少咱们北京到保定的百姓会认为我和太后是清白的,小玉儿才是我的正妻。多铎你确定不去保定散散心吗?纯儿要生还得6个月到7个月之间,你带上沐乐,达哲一起去保定玩几天。”
  多铎:“不,把纯儿留在京城我怕有差错。我就不陪你去了。”
  多尔衮:“不放心就带上一起去啊修《大清律例》是吧我宽限你四个月九个月之后交给我。”
  多铎:“不知道王锡衮哪里的福气,我哥哥居然因为他给了我四个月宽限期。”
  多尔衮:“不愿意那我收回宽限期?”
  多铎:“我愿意,哥我愿意和你一起去保定玩。我更加愿意带着几个家眷一起去保定。”
  于是多尔衮带上小玉儿,义顺公主,查日斯,朴氏,多铎带上沐乐,达哲,多尼,多尔博,纯儿,喜鹊
  去了保定。
  一路上围观的老百姓依然是人山人海,有人讨论道:“这马车里面坐的那些妇人哪个是圣母皇太后啊?”
  议论者2号:‘一个都不是,这满族人,太后的发饰不是这样的,她们梳的发髻都是命妇发髻而不是太后发髻,太后的发髻要比亲王福晋的发髻要宽要大,而且戴赤金凤钗她们呢都是绢花,绒花,喜鹊点翠。’
  议论者三号:“那个脸圆圆的是不是太后呀?”
  议论者四号:‘不是,她是豫亲王的继福晋旁边两个小孩是她的儿子多尼和多尔博这多尼比皇上大两岁,这多尔博比皇上小五岁。
  议论者三号:‘那个大肚子是谁啊?
  议论者四号:‘那是豫亲王侧福晋旁边的是庶福晋你们看她们发饰,颈饰就可以看出来,她们的颈饰的龙华就是小花,而太后的颈饰是龙凤呈祥的图案或南极至尊的寓意。’’
  议论者三号:“你咋懂的?”’
  议论者四号:“我也是蒙古人,我当然懂啦。”
  终于到了保定,原来王锡衮没有把家安在保定繁华地段而是较为偏僻的腰山村,小玉儿问道:“额王锡衮你怎么把家安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王锡衮:“回皇父摄政王福晋,这腰山是尧母家乡所以是风水宝地,,各位请这边走。”
  别看腰山是个小村落可是王锡衮的庄园可不小,有东西南北四个庭院,每个庭院都有十个四合院组成,商铺分为仁和堂,清和堂,顺和堂,梦和堂,保和堂共有房屋160间,其中王锡衮和夫人居住的院子叫顺和堂而仁和堂是王锡衮的长子王佩的居所,梦和堂是王锡衮的药铺,保和堂是王锡衮的当铺多尔衮:“我和多铎以及我们的家眷应该住在清和堂了吧。”王锡衮:“是啊,清和堂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是仿造北京摄政王府和几位王爷的宅子建造的就是为了迎接尊贵的客人。”踩着如意踩踏进了清和堂里面的屋顶和屋脊的图案都让多尔衮和多铎以及随行的家家眷倍感熟悉,多尔博念道:“勤勉持家”王锡衮:“这是我给我家人的家训”多尔博:“这个图案和十四伯家的图案简直一模一样。”多尔衮:“是啊这个就和我的府里面的一模一样这清和堂是特地为我造的吗?”王锡衮:“如果没有您当年的知遇之恩我可能一辈子都是一个贫穷的奴隶,因为您收我进正白旗,教我本领我才能在军营立功积累财富娶妻生子。”多尔衮:“你这个人就是忠厚。不是说让我给你的油坊剪彩的吗?油坊在哪儿”王锡衮:“油坊在北苑不知道您是否愿意给我的油坊题字”
  多尔衮:“好我给你题。”王锡衮的仆人们先把多尔衮一行人的行礼搬进了清和堂。王锡衮:“今天我先替各位接风洗尘,明日辰时油坊才正式剪彩开业。”晚上王锡衮的夫人安排了戏曲供多尔衮,多铎一行人观看。次日辰时,多尔衮给王锡衮的油坊题字王家油坊和勤勉敬业两幅字。锣鼓声鞭炮声之后,王锡衮道:“各位父老乡亲今日我家油坊开业我特地请来皇父摄政王和叔德豫亲王为我的油坊剪彩。感谢大家的支持。”于是多尔衮和多铎各拿一把剪刀进行剪彩。多尔衮:“希望王家油坊生意兴隆。”多铎:‘希望你不忘初心榨出顶尖的好油。就在多尔衮在王锡衮家住的第三天忽然有个外地人因为急需用钱,所以请王锡衮低价收购他的产业。王锡衮说:“在商言商我不能轻信人,但也不能欺压人,这样我派人核实你的情况我再看是否收购你且在我家的配院住两天,哦但是你不要去清和堂那里住着贵客。我不希望他们被打扰。”两天后协助王锡衮盘查的周管家回来了,周管家:“老爷,情况和他说的一样是急需要用钱大概20万两左右。”
  外地人:“希望您接管我的生意。”王锡衮:“嗯我愿意用24万收购你的产业,但是我愿意等你钱周转了之后再赎回去。”外地人:“您真的愿意24万收购我的产业?”王锡衮:“是的我只是帮你保管你的产业,等你过了困难欢迎随时来赎。”外地人:“真是谢谢您了。可是您为什么愿意这样帮助我呢?”于是王锡衮对外地人讲了年轻时候为受伤的士兵遮雨的往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