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冷香

  冷香对达哲说道:“福晋,您可知道为什么同样是从蒙古来的福晋,王爷打心里面喜欢沐乐福晋却对您有很多防备呢?您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达哲:“也许是我几年前伤害过沐乐吧,可是我入关之后也没对她做过什么呢?”
  冷香:“那是因为沐乐福晋对巴克度,扎克度,察尼等阿哥关怀爱护的态度王爷都瞧在眼里面。”
  达哲不解地说:“哼,那是因为她只能生格格,所以啊她对别人的儿子都特别关怀,我有自己的儿子,多尼,多尔博,对别人的孩子那么好干嘛?人家有自己的额涅。”
  冷香帮达哲把百花头饰取下来,说:“您也是府中的继福晋,她们生的孩子也管您叫额涅不是吗?即便您心里面不喜欢他们那表面上的样子是要做的,毕竟他们都是爷的种。居高位者受人爱戴不能是只有高位还得有德行。”
  达哲摸着耳垂说:“这话我怎么听着耳熟还是曾经雅里的话是因为她的话我才派人在沐乐送给纯儿的内衣上涂了药,没想到沐乐那么执拗就是不肯认下来。”
  冷香:“福晋雅里当初教您的是些害人不得利的旁门左道,不可取,奴婢要跟您说的是大福晋该有的手段,您得协助其他不得宠的福晋,让她们获得挂念,让王爷看到您恩泽与人的面这样他自然会渐渐地对您改观,您在没有遇到雅里的时候,他不也很喜欢和您讲话的吗?就是以为您爱妒忌还会整人王爷才渐渐对您疏远了。这多尔济舅爷去了福建驻守屯兵,您呀就该主动地去关怀云蕾格格和查蓬福晋,您和多尔济将军虽然不是亲兄妹也是一个祖先下来的堂兄妹难道不该互相关怀吗?您该时不时的把云蕾格格和查蓬福晋接到府上来玩,这云蕾格格亲近察尼阿哥却很少亲近多尼阿哥,您呀该让多尼阿哥把云蕾格格当自己的妹妹。”
  达哲:“干嘛让多尼亲近她,我又不想让云蕾做儿媳妇。那个云蕾和沐乐太像了我不喜欢她。”
  冷香:“您难道没有看出来皇太后有让云蕾格格将来入主后宫的打算吗?这大清的皇后就在孟古青格格和云蕾格格两个人当中选的。”
  达哲看着冷香:“我没把你送给爱根做侧福晋看来是我失策了我改明跟皇太后汇报下请封你为侧福晋。”
  冷香跪下来说:“请福晋收回成命,冷香出生低微配不上豫亲王,奴婢只想伺候好您和两位阿哥。”
  达哲:“快起来吧,我才不舍得把你送给他呢,除了关怀云蕾,我还有什么是要做的吗?”
  冷香:“当然有,那珠兰阿哥差不多该娶福晋了您是嫡母当然得推荐下人选,何况我们察尼阿哥明年也该娶福晋了作为生母哪能不过问呢。”
  达哲:“依你看珠兰该娶个什么人了呢?”
  冷香:“当然是我们镶白旗,正蓝旗,正白旗下选位家世清白的姑娘。”
  达哲思考下说:“那么好我明天就和秋蝉说这个事,你去帮我做盒太和丹我要送给秋蝉。”
  冷香:“太和丹我已经帮您备好了。还有去看望秋蝉福晋该带上几盒雪梨膏。”
  达哲:“为什么要送秋梨膏难道是为了提醒秋蝉我当初让她给沐乐做秋梨膏的事情吗?”
  冷香:“不,而是入冬了该吃些秋梨膏润肺呢,现在皇父摄政王也在吃秋梨膏呢,每天就那么一勺还是瑶华福晋给做的呢。”
  达哲:“多尔衮的事情你怎知道的?”
  冷香笑了笑说:“奴婢是您的奴婢,怎么可以不知道各个王府和宫里面的动向。而且各府邸的掌事姑姑也是知道我们的府邸的动向的否则那汉官为什么送美颜用品给我们爷呢,因为我们爷爱着福晋们自己也好打扮。”
  达哲:“就是你们这些人机灵但往往坏事的成事的都与你们有干系。”
  冷香:“托您的福奴婢没有把我自个儿给了无聊的男人。伺候您可比和无聊的男人结婚强多了。”
  达哲:“这话怎么讲的好像是我不许你嫁人似的。”
  冷香:“是奴婢瞧不上那些无聊的男人,您比那些男人强多了。”
  达哲:“怎么我比那些男人有趣吗?”
  冷香:“是啊该着您比他们有趣多了。”
  达哲:“好天不早了你和我在落英阁歇会儿,我们明天早上用了早点就去看秋蝉母子去。”
  冷香:“啫”
  次日清早,冷香f给自己梳了个小两把头佩戴了两个银簪子,而给达哲却梳了素雅的素菊架子头佩戴清新温婉的绒花装饰和时尚的蓝宝石耳坠左右两边插的水蓝色的素色扁方。衣服上的挂饰也是蓝绿相间的。达哲:“清新风是我去迎合秋蝉的审美观吗?”冷香:‘“去和庶福晋示好您可不得迎合她的审美观吗?”达哲却说:;“耳坠给我换掉,若是从头饰到耳坠围脖都迎合她的审美观我还做什么大福晋,若是故意迎合她,也会让她觉得我是可疑的秋蝉可不是个蠢女人,她有儿子却低调的生活了几十年难道不是另一种智慧吗?”冷香:“那么就带这个锗红的”达哲:“嗯也不错。
  ”于是达哲带着冷香冷静去往月轩见了秋蝉,秋蝉福晋一身绿色旗装,蝴蝶架子头上两对绿蝴蝶鞋子也是绿色的花盆底鞋,碧湖挂饰挂胸前,恭敬地给达哲请安。达哲亲切地说:“姐姐免礼。”
  秋蝉:“大福晋叫妾身姐姐?”达哲:“你比我年长两岁又比我早一年入府,我叫你一声姐姐是理所因当的。冷静把我给秋蝉姐姐准备的礼物拿来。”于是冷静奉上了太和丹和秋梨膏。
  秋蝉:“大福晋,这明绯大福晋给的还潼丹我还没有吃完呢。”达哲万没想到明绯还早在她前面给秋蝉送了礼物,冷香笑着道:“秋蝉福晋这明绯大福晋送的还潼丹是养眼睛的我们大福晋送的太和丹是养胃的功效不一样所以不冲突的。这秋天到底了要入冬了所以想着给你送点秋梨膏来哦。”秋蝉笑了笑说:“嗯,不错我都吃着,哦这前天,沐乐大福晋也派人送了秋梨膏和茯苓饼我都快吃不过来。”冷香:“您自己一个人吃不完可以叫珠兰阿哥陪您一起吃啊这不等您娶了儿媳妇可以叫儿媳妇帮您一起吃秋梨膏。”秋蝉:“我现在不是还没儿媳妇吗?”达哲:“所以啊我帮姐姐物色了几个姑娘好让珠兰去挑挑。这珠兰虽然是姐姐生的可好歹叫我和明绯,沐乐嫡母是不是我这个做嫡母的就该为我的儿子考虑考虑。”秋蝉:“那真是难为大福晋了我正为这事发愁的呢,王爷年轻的时候最会讨女孩开心,许多八旗的姑娘都愿意和他相处,但我们珠兰偏就是个老实孩子,爱养花不擅长和女孩子沟通。”
  冷香:“爱养花啊这个也不错虽然咱们满蒙的小伙子以拉弓射箭为荣,但是爱养花也不为过,这善骑射的都是要去疆场搏杀的这爱养花做个自在人也没啥不对也吃着份钱粮呢总该是宗亲。”
  秋蝉:“我总担心他将来没有爵位没有生计啊”
  达哲:“咱们镶白旗若大的产业,庄园,鱼汤,树林店铺那么多难道还能饿着姐姐和珠兰母子吗?冷香把几位格格的画像给姐姐瞧瞧。”
  于是冷香依次打开了几位格格的画像,秋蝉说:“看画像都不错就是不知道珠兰喜欢不喜欢。”
  达哲:“那么就选个日子让珠兰和几位格格在府里面见个面瞧瞧,我去禀明皇太后,虽然八旗宗亲不可以擅自选秀,但是我们珠兰到了年纪却没有亲事该张罗了。”
  秋蝉福了福身道:“那么就有劳大福晋为珠兰走动了。”
  达哲:“姐姐请起。能和姐姐一起喝会儿茶也是好的,让我看看我们珠兰养的花”
  于是秋蝉领达哲看了五盆珠兰养的花。
  冷香看了看说:“这珠兰阿哥的人若其名养的花都是这样有意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