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恶人用迷信害人步步陷阱 多铎和沐乐再次帮人帮到底

  多铎和沐乐去了万佛寺为爱兰珠上香,他们向万佛寺的捐赠了50两的香油,主持智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知施主有何愿望呢?”多铎:“我希望我们的女儿可以平安地生下外孙。”智控方丈:“哦可以向送子观音祈求”于是他们一起在送子观音面前祷告了心愿。出门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年妇女在台阶上哭泣,沐乐对娜仁说:“娜仁去问问那个老妪在哭泣着什么?”
  于是娜仁听从沐乐的吩咐去问这个老妪在哭,娜仁递上了手帕说道:“老婆婆别再哭泣了,您说说看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或许我能帮您”
  老婆婆梗咽着接过娜仁的手帕说:“这是我们和亲家的家务事,就算告到知府老爷那里也未必有对应的《大清律》可以依照审判啊呀我的闺女好命苦啊”于是老婆婆接着哭起来。
  娜仁:“不如您说说看,我问下我家主人能不能帮您?”
  老婆婆:“那知府大人都不受理的家庭纠纷你们家主人又哪能解决呢?”
  娜仁:“知府大人不能解决,未必我家主人也不能解决,您说给我看看。”
  老婆婆思想踌躇了一会儿说:“好既然如此那么老身就说一说让您评个理。老身陈氏丈夫苏仲秋,女儿苏小鱼,去年夏天经过媒婆肖氏介绍女儿嫁给卖糕点的查元坤做妻子,本来夫妇感情是一般的,但是后来我女儿生了一对双胞胎之后我女儿的苦日子就开始了,先是我外孙因为伤寒去世了,接着她婆婆申春华尽然信了江湖术士朱润锦的谗言说是我的外孙女命硬克死了外孙并且还会克死爷爷奶奶,于是查家的宗亲一定要将我外孙女瑶瑶沉塘,我女儿当然不依于是悄悄地把瑶瑶接回了娘家哪知查家的人次日就上门来要我们不同意他们就把我女儿小鱼给休了,我儿子苏顺是孩子的亲舅舅自然是护着自己的外甥女于是就和他们理论谁知道查家亲戚章良德居然叫了痞子把我儿子打伤了,告到官府,知府大人只是把章良德和那帮地痞打了三十大板收监二十天,如今我女儿小鱼天天在家以泪洗面,外孙女儿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了?我无法为女儿和孙女伸冤我当然在此哭泣希望老天有眼让恶人自食恶果。”娜仁:“老婆婆您稍等,待我把这件事情禀告给我家主人再做打算。”娜仁将老妪遇到的悲伤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多铎和沐乐听,沐乐听后果断地问多铎:“爱根《大清律》真的没有管苏小鱼此事的相关条例吗?”多铎思考了下说:“《大清律》尚不完善不能插手民众的家庭事务但是禁止迷信禁止歪理邪说是在刑律里面的,要知道历代动乱都是与迷信和歪理邪说因此要是认真审判的话那个朱什么的倒是可以的?”娜仁:“王爷那个人叫朱润锦。”
  沐乐:“首先我们得证明苏小鱼的女儿是正常的孩子不会克死他的哥哥,奇怪了伤寒是普通的疾病只要认真治疗那也是可以痊愈为什么会死了这里面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
  多铎:“那么我们现在就走过去问问。”
  于是他们走到了哭泣的老妇人陈氏跟前,娜仁对陈氏说:“陈婆婆,我家主人就是豫亲王和福晋他们听说了您家的事情决定尝试帮帮您。”陈氏跪地道:“是,老身见过豫亲王,福晋若能为老身的女儿和外孙女伸冤昭雪,老身来世愿意结草衔环报答。”多铎:“你且把你女儿和外孙女的生辰八字给本王判断下时辰是不是凶时?”陈氏没听明白问道:“何为凶时,难道是我女儿和外孙女克死了外孙。”多铎:“那当然不是了,在命理上确实存在八字相冲一说但是也不排除有人假借命理相冲做谋财害命之事。”于是陈氏说了:“我女儿小鱼是癸酉年九月初四午时,我外孙子和外孙女是辛丑年三月初六辰时”。多铎说:“我虽然不是法师但是也知道这个时辰出生的人乃是中吉之命格不会犯克六亲。”沐乐:“我不知道当时你外孙患病时候的药方所以不能做具体的判断。”陈氏:“这药方老身倒是抄了一份就在我家中”。沐乐:“带我们去您家看可以吗?只有看到了药方我才能找到更多的头绪。”娜仁:“福晋今天这是要延误回府的时辰了。”多铎:“小顺子你骑马回去告诉府里面的继福晋,侧福晋今天我们去老百姓家里面了解些情况,我们要晚些回去。”小顺子:“是”因此小顺子骑马回去禀报了多铎和沐乐去老百姓家里面调查情况的消息,明绯吃着腰果道:“他们是去哪了哪家了,要这么急的去调查是刑部没人了还是顺天府办案不力要一个亲王和一个福晋亲自去干他们的活儿。”顺子:“三福晋我把咱在万佛寺遇到的情况和您说了吧就是一个老大娘在寺院里面哭泣,她的女儿被婆家刁难这顺天府只惩罚了打她儿子的人没有彻底解决大娘家的问题。”明绯:“是什么问题还得我爱根一个王爷去调查取证啊这顺天府是胡弄人的吗?这是几处反叛有人处理了要是叛乱没人处理我爱根是不是要从战场赶回来处理这顺天府处理不好的问题。”明绯:“这顺天府是不是把《大清律》当摆设了怎么每次断案子不是本福晋出马就是爱根和沐乐出马才能调查明白能不能干了?不能干回家抱孩子去。”顺子:“哎呀此事是家庭矛盾《大清律》还不具备处理的条件”明绯:“这家庭矛盾归我爱根管吗?让赵开心管就行了吧”顺子:“这劳动纠纷才是归赵开心大人管的。这次事情涉及迷信害人所以得王爷的慧眼才能断案呢。”
  明绯:“又有人搞迷信这事是得爱根管才行。”到了陈氏家里面,沐乐看了苏小鱼儿子查乐生前用的药方看了看说:“不这根本就是不是治疗伤寒的方剂这是一种伤害小孩脾胃的慢性毒药大人吃了也会慢慢变虚弱然后不知不觉的死去,这不满周岁的孩子吃了之后定会夭折。”多铎接过药方看到:“这是毒药显然是庸医和查家的人串通起来谋财害命。”苏小鱼听沐乐这样说问到:“你是说我儿子并不是我女儿克死的而是被他们用慢性毒药毒死的我婆婆和我男人的亲戚为什么要这么做?妈的,查家简直不是人我要告他们。毒死我儿子。”沐乐:“你冷静下,现在我只是看到药方判断到你儿子并不是所谓的克死或病死他们会反口说你造假诬陷。”苏小鱼:“那怎么办,我儿子就白被他们害死了我和我女儿这样被当作克星吗?”多铎:“那怎么会,我们既然来了就是要解决此事的。首先你得告诉我你和查家有什么经济或权力的纠纷吗?”苏小鱼:“我家和查家原先没有什么纠纷只是我在怀我两个孩子的时候,查元坤在他姨妈申冬雪的介绍下认识了晋商花员外的千金花屯只是我已经嫁入查家,查元坤要再娶要么等我死了要么把我休了否则花屯即使嫁来也是为妾所以他们就劝我自己带着孩子离开查家,但是我不同意。没想到他们居然用这些来算计我们母子母女真是毒若蛇蝎。”多铎:“你儿子是火化的还是土葬的?”苏小鱼:“是土葬的有什么问题吗?”多铎:“是土葬的我们就可以让仵作开棺验尸只有开棺验尸才可以板上钉钉的确定是被慢性毒药毒死的。”沐乐:“为了防止开棺验尸被阻拦爱根定要派镶白旗的官兵来都护还有小鱼和陈婆婆要紧闭嘴巴不要把此消息告诉任何人听包括你们的街坊邻居亲戚朋友免得他们走漏了风声”小鱼:“是我和娘亲一定配合”多铎于是安排了镶白旗的兵保护了现场,邀请了八旗第一仵作高浩对苏小鱼的儿子章乐的遗体进行检验,高浩检验后对大家说:“禀王爷福晋,经过奴才的检验死者章乐去世年龄一岁,死亡原因是被人用了慢性毒药毒死而不是伤寒更加不是什么克死。因此当成立为刑事案件由顺天府审判。”因此顺天府新府尹张鑫带着人去查家刑讯了查元坤,查母申春华,以及查冬雪,苏小鱼跪在大堂上诉说道:“民妇苏小鱼状告前夫查元坤,婆母申春华,以及婆母的姐姐申冬雪合谋毒害民妇儿子诬陷民妇的女儿查瑶瑶是不祥人。”查元坤:“苏小鱼你说话可得贫良心,你已经不是我查家的媳妇了还自称什么民妇,当称罪妇你和你的女儿都是不祥之人。克死了自己的儿子。”因为多铎和沐乐在大堂这知府张鑫也不敢偏袒查家于是说:“查良坤你不得用污言秽语污蔑苏小鱼,现在有新的证据证明你的女儿瑶瑶并不是不祥之人,你休掉苏小鱼是不符合《大清户婚律》的而且苏小鱼没有犯罪如何是罪妇?”申春华:“大人如何判断我孙子不是克死的?”多铎站起来说道:“是不是克死的我相信整个大清没有人比本王更加清楚了本王查过查瑶瑶的生辰八字乃是中吉之数不克六亲,本王自幼饱读各类书籍且做过礼部尚书哪个时辰出生的人是吉是凶本王是非常清楚的本王说瑶瑶和她的母亲均是吉祥之人你有何疑惑?”申春华:“老身自然不敢忤逆王爷,既然如王爷所说我的孙子是病死的不是克死的那么为什么苏小鱼红口白牙说是老身还有姐姐以及我儿子合谋害死了我孙子呢?”多铎:“本王只是说死者不是被他的母亲和妹妹的八字克死的却并没有说他是病死的,因为本王和福晋亲眼看见八旗第一仵作高浩开棺验尸来高浩把你的验尸报告读给他们听。”高浩当中读了验尸报告围观群众目瞪口呆说:“哎呀亲孙子也毒害是不是人?”多铎:“申春华,申冬雪你们还有何话可说?”申冬雪:“哎呀王爷,民妇虽然有给查元坤介绍花家这门亲事但是我没有参与毒死小孩子呀我做不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查元坤:“姨妈你居然这么没义气这个时候你居然想和我们母子撇清关系。”
  申冬雪:“你个没良心的你这么说是存心脱我下水咯王爷,府尹你们明察啊我虽然给查元坤说了那门亲事但是我没有参与毒害查乐的事情否则我甘愿受国法制裁。”
  沐乐:“我有一物可以辨别申冬雪说的是真是假就是我的阴阳镜申冬雪用手触摸我的阴阳镜如果感觉到刺麻那么就是没有说假话反之就是说假话。事先说明说假话的人会被阴阳镜照死过去”
  申冬雪摸了摸阴阳镜感觉到些刺麻但没有被照死,申冬雪:“你们看我没有被照死哦我说的是真的。”
  申春华不想儿子被斩首于是把罪名全揽了下来说:“是,是我心术不正瞧不上小门小户苏小鱼一心想让儿子攀高枝奈何苏小鱼已经为我查家延续血脉要休掉她于理法不合,因此我买来毒药毒死了我的亲孙子查乐并且窜通了江湖术士朱润锦说我孙女是不祥之人一切都是我做的与坤儿无关,要斩就斩我申春华好了,至于苏小鱼既然她没犯错那么就让他们复婚好了。”
  苏小鱼:“府尹大人查家这等的家庭小鱼不愿意再回去了所以希望大人允许小鱼给女儿改名苏瑶允许小妇人改嫁良人。”
  查元坤:“瑶瑶是我查家血脉如何可以改姓苏”
  苏小鱼:“你品相不端恐怕早已经失去了做父亲的资格。”
  多铎:“《大清律》虽然尚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是苏姑娘说的不无道理”
  张鑫:“申春华当堂认罪画押秋后处斩,申冬雪给已经结婚的人说媒是违反《婚律》的不法行为判入辛者库一个月,查元坤本有妻子却因为贪慕富贵要再娶罚银400两其中200两是给苏小鱼的名誉赔偿费另外200两是违反社会公德充公以用于城市建设。苏小鱼所言有理准其改嫁良人。”
  此案苏小鱼胜诉带着女儿苏瑶回家了。
  多铎和沐乐被围观的百姓抬起来欢呼之后回到了豫亲王府
  天上出现了象征祥和的彩云。
  因此他们认识到破除迷信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