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该怎么对付花娘?

  多尔衮故意辩道:“小玉儿,府里面那么多位福晋都没有让您不悦,怎么就花娘让您不舒服了难道我可以娶蒙古人可以娶满族人不能和汉人女子交个朋友吗?”
  小玉儿:“我什么时候说过汉人不可以和您交朋友,只是她动机不纯。参加书法会的女子那么多个个都有才华,另外几位都没故意接近您就花娘不同。就拿欧阳蝶来说无论是书法还是画都很好,但是欧阳蝶就是规规矩矩的姑娘来到在府里面没有打扮得花枝招展故意引诱人。”
  多尔衮:“这每个人性格不同,我晓得你喜欢规矩的姑娘所以就安排规矩的欧阳蝶去陪您,您该满意了。来花娘既然福晋都说您好打扮那么咱们就去绸缎庄买几匹绸缎,再去鞋店选几款时兴的鞋子你还没穿过咱旗人的鞋子呢我告诉你不比汉鞋差。”
  花娘媚笑者说:“好”一股妖媚地眼神看向周围的人好像是挑衅。
  多尔衮搂着花娘去了绸缎庄先是笑着挑选了橙色底子蝴蝶图案的绸缎,又选了粉色绣鸳鸯的缎子。老板:“姑娘真是好眼光这都是今年最好的花色尤其是这粉色鸳鸯的最适合是时逢桃花运的女子。”花娘:“嗯,我看这绿色的纱似乎也很好呢。”
  多尔衮:“那么老板一起包起来。”老板:“好总共七两四钱。”多尔衮:“凑个整数八两银子不要你找六钱了。”老板:“好谢谢您勒。”然后多尔衮和花娘一起去了鞋店。
  花娘见满到店各种鞋子,虽然董高之前给她介绍过花盆底鞋却很少穿过毕竟她不是旗人。
  鞋店老板:“来过来看看我们这儿,汉鞋,旗鞋,蒙古鞋,回鞋,苗鞋应有尽有。”
  多尔衮:“花娘来试试这双元宝底的鞋子看看合不合脚”多尔衮拿了一双白底绣蝴蝶的元宝底的鞋子。花娘:“哎呀您怎么给人家挑了这么大的一双的元宝鞋子,虽然人家依照大清律不继续缠足了但是脚还是没旗人姑娘的脚大呢。”鞋店老板:“哎呀姑娘在咱们店里面这元宝底的鞋子有大中小三个款式。我看您的脚不大也不小就试试这个中等尺寸的。”花娘:“好,我试试”伙计引花娘坐到凳子上试鞋子。花娘穿进去说:“诶不行好像又紧了些。看来我是没福气穿这元宝底的鞋子呢。”鞋店仆人:“怎么会呢,我看这大号的元宝底的鞋子垫上鞋垫子就可以了不信您试试。”鞋店仆人带花娘选了几款谢垫子说:“您看我们的鞋垫子有葛布的,有纯棉的有草编的还有冰丝的您看选哪个?”
  花娘看了看说:“那么我就选纯棉的不过我要荷花花样的那个和我的鞋子配。”
  仆人:“好勒就给您拿荷花花样的鞋垫子,还有我们附送您一双雪缎的袜子。一共八钱银子。”
  就在花娘准备掏钱的时候多尔衮又替她付了。
  多铎对小玉儿说:“嫂嫂,十四哥也许是被那女妖精迷惑了我们会帮您给他劝回来的。”
  小玉儿:“走,咱们回府吃饺子,别为了她浪费了在咱们准备的饺子,她不值当。方静茹你也一起去摄政王府吃吧。你摔在地上还是爱根的错我给你赔不是。”
  方静茹:“福晋这不是您的错儿我还得去看我娘呢。”
  小玉儿:“怎么不愿意去摄政王府和我作伴吗?”
  方静茹:“愿意。只我娘不知道哦”
  小玉儿:“我差人给你娘送口信儿。”
  方静茹:“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了”于是方静茹随小玉儿,瑶华,多铎,沐乐等一起去了摄政王府。吃饱肚子之后,沐乐给小玉儿提出意见:“小玉儿我看这个玉娘不是一个小角色,她要么就是存心引诱十四哥,而十四哥似乎很吃她这矫揉造作的风格不如我们学十二嫂制定的英亲王府家规来约束她。”
  小玉儿:“我是不会同意这个女人进门的,翡翠对付杜勒玛的家规是确定杜勒玛是十二哥的侧福晋好约束杜勒玛拿捏分寸。这个花娘一看就知道是个狐媚子,骚货,要是让她进门了府里面的人只怕都不得安生,说不定还是那前明前闯的细作。”
  瑶华:“细作会那么柔弱吗?她好像弱不禁风的像昔日的宸妃娘娘。”
  多铎:“我说瑶华您可是太单纯,海兰珠和花娘完全是两个风格,至少海兰珠是一心爱慕先帝没有坏心眼,这个花娘我怎么看都觉得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柔弱似乎是刻意装的说不定她是深藏不露。”
  方静茹:“叔德豫亲王,我也有这感觉,我感觉到她来者不善。她是个假话连篇的狐媚子。”
  瑶华:“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取代姐姐做摄政王妃,还是替朱由榔或李自敬盗取情报?”
  多铎:“摄政王妃不是她想当就能当的得通过宗亲和太后的选择,不过也不排除她先做十四哥的外室来迷惑十四哥,这十四哥在刚入关的还拒绝了明官员吴六奇,还减去了女乐,现在怎么被这个女妖精迷得七荤八素的,还是我的十四哥吗?嫂子我看您得用这招给她设置关卡让她知难而退,在宫里面宫女不会女红也会被打发回家去,不如您用女红,规矩先难一难她让她知难而退。”
  小玉儿:“万一她也精通女红怎么办?”
  多铎:“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女红,规矩,礼乐,厨艺,总有一样难得住她。再不行我们和她比善心,如果一个人没有善心那么她有什么资格和摄政王在一起呢?”
  陶珠:“十五爷,厨艺这一样是难不倒她的,她做的玫瑰饼府里面的福晋都没人挑出刺来,除此之外花娘还会按摩,还会制作手膜呢。”
  多铎:“既然如此我先派人查查这个花娘的底细和来历,一个普通的人家的闺女通常就会一到两个才艺,通常色艺双绝都是人从小栽培的名媛和名妓而花娘参加书法会的着装和头饰来看并不像是豪门大户。嫂嫂您先看看她的女红如何?然后看她会不会骑射。”
  沐乐:“这骑射她就算会也可以伪装不会。这戏里面不都这么演的那个聊斋里面的聂小倩是个女鬼还冒充邻家女子呢若不是宁采臣坚定就与其他男子一样被吸走魂魄了。”
  买完鞋子,多尔衮带花娘去看戏这天戏班子就演的是《倩女幽魂》,在戏班子看戏的时候花娘就看着宁采臣的演员之后给他打赏了一个银子。多尔衮问花娘:“你喜欢宁采臣还是燕赤霞?”
  花娘想了想说:“我两个都喜欢一个儒雅一个勇武不应该两个都喜欢吗?”多尔衮:“你可真贪心,两个都喜欢。人家聂小倩就要了宁采臣一个。”花娘俏皮地对多尔衮:“聂小倩是女鬼,花娘可不是女鬼当然和她不一样啦您看您好不解风情呀这唱戏的就是该让观众都喜欢这戏班子才能红火,若是只有一个角叫座万一这个角儿生病了演不了,那戏班子还怎么赚钱。”说着她就亲在了多尔衮的脸色,没想这个亲被布木布泰的哥哥吴克善瞧见了。吴克善没去打扰他们倒是把这个告诉了布木布泰。布木布泰听到了之后惊讶地问道:“你是说多尔衮和一个女子玩得很火两人还在戏班子里面亲吻?那个女子是谁家的?”吴克善:“现在不知道,看打扮不是八旗的。”布木布泰:“民间女子,多尔衮居然迷恋一个民间女子这像话吗?”玲子:“是啊奴才也听说今天早上摄政王提前散朝和她一起去玩乐。”布木布泰:“多尔衮你不是说只爱小玉儿的吗?你若是和你的小玉儿好好过日子我也就不管你了可是你居然和一个民间女子你还是我的摄政王吗?”
  几天之后花娘的衣服做好了,这天没有朝廷会议,多尔衮又和花娘一起上街玩,两人共同骑多尔衮最爱的坐骑飞黄霓。,小玉儿给花娘下了帖子,说是和花娘讨论女红。花娘看帖子轻蔑的说:“就凭你也和我斗?你见过汉女有不会女红的吗?福晋您等着我会让您输的心服口服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