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传说中的天花

  传说在三千年前的商周之战,商朝总兵于波的弟弟于吉为了阻止周兵东进朝歌,于是朝着周营的方向洒下一种毒痘,周营许多将士因此患病,开始的时候大家以为着凉了所以没当回事所以但七天后很多周营的战士因此发高烧,打寒战然后战士们纷纷出现皮肤上红色的痘疹,然后身体差些的两三天就去世了,身体好一些的会撑上几天但难逃厄运,不过此病是可自愈的所以最后周军还是打败了于吉的毒痘据说是天上泰山奶奶显灵助周军痊愈战胜了商朝军队东进渑池县孟津会盟战胜商朝,但是周朝失去了军医杨任。因此从周朝起天花是人们最害怕的传染病。多铎来到河横县,县令西门霜带上了口罩道:“禀豫亲王本县原有县民4万人,崇祯年间鼠疫死了1万多人李自成与明军交战死了7000多人,顺治四年洪水淹死了500人去外地谋生1000人,现在咱们河横县还有居民不足两万多人,要是此次疫情控制不了我们河横县就要濒临灭顶了呀。”多铎用劝慰地语气对西门霜说道:“您也不要因此太过于担心,我想有病定有医治。”
  西门霜的书吏张绍灵递给多铎一个口罩道:“豫亲王这是我们做的口罩您带上预防传染。”
  多铎接过了张绍灵的口罩带上了,横河村的村长来报:“县令大人我我们村的村民葛二蛋,葛七蛋都因为天花病故了现在葛家人不肯下葬非得按照传统习俗大三朝才肯下葬呢。县令大人您说该怎么办呢?”多铎果断地拿出一锭银子给横河村村长说:“要等三朝无非是想希望左邻右舍送些金钱,这样你把这锭银子给葛家人让他们迅速把葛二蛋,葛七蛋下葬了避免更多的人被他们传染,还有葛二蛋,葛七蛋在患病期间接触过的东西一律焚毁。”村长:“都是些衣物鞋袜平时我们这里老人去世了都会把衣服鞋袜留给子女否则我们这些种地的庄稼人如何有钱再置办新的呢何况连续战乱几年我们就盼着仗快些打完,谁知道这南明这大顺的人总是不肯罢手。”
  多铎严肃地说:“打仗是朝廷的事情,但是避免被天花感染却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若是因为贫穷就感染了天花丢了命可不值得。这样我再给他们一锭银子你让葛家人立刻把两位死者葬了死者的衣服值多少钱,我这锭银子都够了。”横河村村长把其中一锭银子给了葛家人命令葛家人把葛二蛋和葛七蛋葬了。葛二蛋的妻子嚎啕大哭道:“老头子你死得太惨了才死村长就要把你葬了我想再送送你都做不到啊呜呜呜呜。”葛七蛋妻子也跟着哭泣起来呜呜呜葛家养的黄狗似乎知道还有锭银子朝横河村村长汪汪汪汪横河村村长把多铎给的另一锭银子给了葛家人道:“还这锭银子也给你们,求你们快点把葛二蛋,葛七蛋葬了吧。还有他们生前使用的衣服床单都得火化了避免传染给旁人。”先后接受了两锭银子的葛家人终于把葛二蛋,葛七蛋的遗体下葬了。
  这横河村的葛家人才葬了葛二蛋和葛七蛋哀痛尚未完全过去,这李村的几户人家又出现了怕冷哆嗦额头冒疹子的现象。汇报至县衙,多铎问西门霜:“这么多人感染疫情你为何不建避痘所啊?”西门霜:“下官失职,下官马上选址建避痘所。”多铎看了看西门霜说:“您现在才开始选址是不是为时已晚呀?现在您马上找几处干净的房屋打扫出来安排病患在避痘所接受治疗另外把易感人的妇女儿童老人安置在保守隔离室,所有出现病症的人都不许接触家人和朋友避免他们传染给家人,朋友。我先回京给你们申请避痘经费和查痘章京来。”
  多铎回京把河横县的情况汇报给多尔衮,多尔衮听后严肃谨慎地对多铎说:“十五弟这河横的疫情真的如此严重的话,十五弟这河横县你从明天开始不能再去了,那儿我会安排最好的大夫去治疗患者,还有这7天你不要和福晋,侍妾同寝如果不发烧不出现皮肤的变化您再和福晋,侍妾同寝更加别和孩子们嬉闹,十五弟您掌握军事,农业,水利的权利朝中许多人都需要您去指导您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多铎用宽慰地语气对多尔衮说道:“哥您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儿,我今儿虽然去了河横县但是我没喝那儿一口水,没吃那儿一碗饭所以我没事的。”
  多尔衮不放心的说:“您真的没事儿,我不敢掉以轻心,我听汤神父说天花这个病的潜伏期是七天所以我得观察您七天。这七天您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办公吃饭,睡觉不要揭穿任何人。”
  多铎:“哥您不用那么紧张,我不是妇女不是幼童也不是老人所以您也不用那么紧张我。”
  多尔衮情绪化的说:“您是我弟弟是我的希望您有什么好歹我该怎么向依附您生活的那些弟妹和孩子们交待?何况您是镶白旗旗主,那么镶白旗的男女老少都靠您管理您就算不为哥哥考虑也得为弟妹为侄子侄女考虑,为旗下的男女老少考虑。您得健康得过到70岁80岁甚至是90岁。”
  多铎微笑着说:“哥我听您的我会健康地活到70岁,80岁,90岁我会和我的爱人,孩子长久在一起让您对我羡慕,妒忌没有恨。让我的孩子叫您十四伯,我的孙子孙女缠着您要糖吃。”
  多尔衮看着多铎说:“我等着你的孙子孙女天天缠着我要糖吃。”
  多铎:“哥先回去了。您记得给河横县批避痘经费。”
  多尔衮:“我马上就批没事的您先回去吧记得七天内别宠幸福晋和侍妾。”
  多铎不耐烦地回了府。钱媚儿早就等着那儿说:“爷,洗澡水给您准备好了还是热呢您去沐浴更衣吧。”
  达哲给多铎行礼道:“爱根,安好钱妹妹是我向姐姐要回来的爱根可还满意吗?”
  看着娇滴滴的钱媚儿多铎似乎把多尔衮的叮嘱给忘记了立刻搂着钱媚儿和达哲道:“好达哲您真是越来越贤德了我会好好的犒劳你们的来媚儿陪我去沐浴,达哲您真可爱。”
  浴池中钱媚儿帮多铎搓背捏腿。钱媚儿温柔地说:“这水温满意。”多铎眯着眼睛说:“满意,哦今儿就别侍寝了我今儿自己睡。”
  钱媚儿:“为何不让妾给您侍寝?是不是大福晋不愿意?”
  多铎:“没有,沐乐没有不愿意,何况达哲都把你给接回来了沐乐怎么会不愿意呢我是刚从河横县回来,哥哥让我观察几天等过几天确信无碍再和你们几个好好地在一起。”
  钱媚儿笑了笑说:“哦原来如此,可是我看您气色红润目光深邃也不像有一点病的样子。”
  多铎:“我也不相信我会感染疫情,之前天花也曾经在关外发生过几次我那时候府里面也常会客饮宴唱曲解闷我和福晋,阿哥还有仆人们也没有任何风险都平安度过了。”
  钱媚儿:“既然如此那么晚上让我好好陪着您呗。”
  多铎:“不我得听我哥哥的。人家是摄政王我不得忤逆他。”
  钱媚儿搂着多铎的脖子说:“良宵难得嘛。人家都一个月没有见到您了。在宫里面国君太后,太后,太妃不是教我学规矩学礼仪就是让我背诵《女则》生怕我哪天又让您身体不济似的。”
  多铎轻轻地抚摸着钱媚儿说:“那辛苦爱妾了。”
  钱媚儿:“呵呵能和您在一起再辛苦也值得。”
  多铎沐浴完毕和钱媚儿一起走了出来遇到了明绯和沐乐,沐乐:“钱媚儿你不是在姐姐的宁寿宫学习礼仪吗?怎么这么快就回府了。”
  钱媚儿对沐乐和明绯行礼道:“参加嫡福晋参加三继福晋妾这厢有礼了。托二位福晋的福因为继福晋劝说,太后提前放妾归了豫亲王府以后就呢过能和姐姐们一起伺候王爷了。”
  明绯不屑地说:“钱妹妹可别太操劳了小心阳气不足伤了身子。”
  钱媚儿却说:“姐姐您得原谅我之前是我不懂事但是现在我经过太后和太妃的教导已经知道尊卑分寸不会影响姐妹们侍候王爷的。”
  明绯对沐乐说道:“姐姐还是到我的院子里面沐浴,她一个会用玉露丸的主儿用的池子我不愿意用。我的院子里面虽然没有浴池但也有上好的木桶和艾草菖蒲。”
  沐乐对明绯说:“既然如此我就和您一起去您的院子里面沐浴了,爱根保重。”
  多铎:“,慢着,沐乐,明绯我知道媚儿曾经做过伤害我身体的事情,但是当时她是无心之过。你们别那么大醋意。”
  沐乐对多铎福了福身道:“爱根纳妾是常态,我已经接受钱媚儿为爱根的妾但是爱根怎么可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如今天花疫情肆虐爱根当减少情欲避免对恶疾的未免功能下降。”
  多铎:“沐乐我知道我不该纵欲,但是我今天也没有宠幸媚儿只是刚我自己沐浴媚儿帮我搓背而已。”
  明绯::“爱根我们不是那么较真的但是您看见沐乐姐姐和王画师一起挠痒您就误会了沐乐姐姐娶了钱媚儿,论吃醋谁也没爱根会吃醋吧。爱根您随性纳妾但是我们却只能从一而忠还必须和别人保持距离您觉得您是不是太自私太执着。”
  天花虽然可怕但是更加可怕的是人心这罗科浑听说多铎去了河横县就希望在此事上做做手脚让多铎更早的去见阎罗,罗科浑去了礼亲王府对满达海道:“满达海叔叔我们的机会来了。”
  满达海喝着酒道:“什么机会啊?”罗科浑:“我们一直以来都希望把十四叔公和十五叔公拉下马但是阿玛和叔叔们始终畏惧他们不进一步行动。”满达海道:“罗科浑你小子想干嘛说?”
  罗科浑:“十五叔公今儿去了河横县那儿正在闹疫情就是我们的机会呀。”
  满达海喝着小酒道:“傻小子那叫什么机会难道你想喝国难财不成?”
  罗科浑转了转眼珠子说:“这十五叔公年方35岁春秋鼎盛吃了玉露丸都没事但是天花无药可解,我们只需要派人把河横县染了疫病的患者的衣服拿一件放进豫亲王那么豫亲王府就会成为疫区那么十五叔公就可能因此病死难道不是我们的机会。”
  满达海打了罗科浑一个耳光道:“恶毒的东西你居然想谋害自己的亲人是不是人啊?”
  罗科浑:“你想让大家都知道吗?你不敢干我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