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十二嫂又陨落了俩位

  在娜仁和乌兰等人的照顾那只小乌鸦终于痊愈了,娜仁对乌兰说:“乌兰您看这只乌鸦好了它今儿就可以飞回去找它的额吉了。”
  乌鸦叫了叫,乌兰摸着乌鸦的头说:“是啊照顾了小乌鸦这么久同它生了感情还舍不得放它离开呢。”
  多铎:“乌兰娜仁你们在说什么呢?”
  娜仁和乌兰对着多铎半蹲了行礼后,娜仁说:“回王爷,您和福晋救回来的乌鸦,经过咱们的照料已经康复了今儿就可以送它回去。可是咱们喂养照料了小乌鸦这么多天已经把它当作府里的一员了。”
  多铎:“既然如此我们就在府邸里面的索伦杆的旁边在那儿筑个乌鸦巢等咱随时等候乌鸦回来小住好吧。”
  娜仁;“既然这样我们就放乌鸦回郊外了。”
  多铎对沐乐说:“沐乐我们和娜仁,乌兰一起送乌鸦回家吧。”
  谷凡,多尔博:“我也去我也去。”
  多铎:“好带你们去。”
  于是他们乘坐豫亲王府的专属马车去了郊外,多铎和沐乐在上次救到乌鸦的树林附近找到了乌鸦的家,多铎借助轻功把小乌鸦送回了乌鸦巢,雌鸟看见小乌鸦归来高兴地用嘴巴舔舐着自己的宝宝。多铎看见乌鸦母子团聚非常高兴就哼着小曲儿下来了。
  谷凡问多铎:“阿玛为何这么高兴了。”
  多铎:“我看到乌鸦和它的额涅团聚了所以高兴呀你们呢?”
  谷凡和多尔博点点头。
  谷凡和多尔博提出:“那么阿玛额涅带我们去慈幼园看看去让我们把这份爱给慈幼园的小朋友吧。”
  多铎:“好,我们一起去慈幼园。”
  于是他们一起去了慈幼园,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苏苏和玉娘也去了慈幼园照顾那些孤儿,
  多铎:“十二嫂你们怎么来了?”
  玉娘行礼道:“豫亲王吉祥,豫亲王福晋吉祥。”
  多铎:“吉祥。”
  苏苏:“阿济格奉摄政王之命去山西驻守我和玉娘不能总在家坐着索性就来此照顾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现在我的亲儿子也已经成家立业府里面的小孩也都有嬷嬷照顾我就来此尽绵薄之力帮他们送了些换洗衣服。你看这个叫小虎的孩子还长得挺想我们和度小时候呢。”
  小虎:“福晋您给我的新衣服我非常喜欢谢谢您。”
  多尔博来表现自己站到前面说:“小朋友们我是多尔博是豫亲王的嫡子我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好不好啊?”
  孤儿们:“好”
  多尔博:“那谁来做老鹰?”
  玉娘:“我来做老鹰。”
  多尔博:“好我来做母鸡”
  于是大家躲在多尔博身后。
  玩了一会儿之后几个小鸡被玉娘这只老鹰抓了。
  多尔博对玉娘说:“哎,小婶我看来不是个合格的母鸡不如我来做老鹰您来做母鸡。”
  谷凡道:“哥哥我要玩我要做母鸡您让小婶歇会儿。”
  多尔博:“好,你来当母鸡。”
  于是玉娘坐在旁边吹风。
  过了几天多铎给外孙达哈苏过满月,虽然阿济格不在京城但是苏苏和玉娘还是去参加了达哈苏的满月宴会。大家本是欢心笑语但是后来玉娘感觉到头晕恶心,苏苏也有些轻微的头晕乏力。沐乐问道:“十二嫂和十二小嫂怎么了?”杜勒玛不了解情况就说:“也许是这几天给那些孤儿做衣服俩位姐姐疲劳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沐乐:“那么十二嫂和十二小嫂请到客房歇会儿吧。”
  苏苏:“好难为弟妹了。”
  可是休息没有缓解她们的症状,半个时辰之后她们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就自己坐马车回英亲王府,达哲问道:“十二嫂你们还好吧要不然让大夫去府上给你们瞧瞧。”
  玉娘:“不用麻烦,我们自己回去找大夫。”
  谁知道回到府里面她们两个人一个呕吐了些秽物,一个直接晕过去了。
  仆人们知道此事不能瞒着于是分别给他们请大夫,写信通知远在山西的阿济格,打扫清理她们吐的秽物。
  大夫是请来了,但是这位大夫表示能否痊愈看她们的造化。
  普儿问:“大夫我们家福晋和如福晋患的什么病啊为什么能否详细告知啊?”
  大夫摇摇头说:“福晋和如福晋是体内缺少营卫之气导致的,不是药物可以彻底治愈的,过几天她们还会出红疹子,等红疹子出来你们用炉甘石灰给她们擦,10天内不要洗澡否则更加难治愈。”
  普儿:“可是我们福晋三天就要洗一次澡让她们10天不洗澡会让她们愤怒的。”
  大夫:“姑娘,平日爱干净晴洗澡是应该的但是患上风疹和水痘是要避免洗澡的否则难以痊愈,否则等风疹和水痘布满就不能痊愈了。而且这几天贵府的小孩子避免和她们接触避免传染。”
  普儿问大夫:“福晋和如福晋并不是不洁的女子为何会染上风疹和水痘呢?”
  大夫:“哎呀姑娘您领悟错误了风疹和水痘并不是脏病而是因为缺少营卫之气,缺少睡眠引起的虽然也会传染人但风疹和水痘是皮肤病并不是脏病,只是孩童妇人容易得当然男人如果长期疲劳阴阳不和也会得此病。”
  普儿继续追问:“那么我们家王爷会不会染上风疹和水痘呀?”
  大夫:“那是说不准的,一来过去也曾经有男子因为患风疹或水痘其中的一个病故的也有没有病故但是失明失聪的。”
  普儿:“您不要吓唬我我胆子小。”
  大夫:“我不是吓唬你而是这风疹和水痘是可大可小。哦这几天不要吃豆腐,黄豆,鱼肉,葱蒜姜,洋葱。”
  普儿:“可是我家如福晋是松江府人士从小爱吃洋葱炒黄鳝。”
  大夫:“是治病重要还是嘴馋重要?让她别吃就别吃废什么话呢?”
  普儿:“好吧我去告诉我们福晋和如福晋。”
  然后管家章佳氏给了大夫出诊费用送大夫出门。
  风疹的痒和水痘的痛折腾得苏苏和玉娘寝食不安,想抓但是被照顾她们的仆人拦着了。
  苏苏:“天天吃这些我都吃腻歪了明儿吩咐处厨房给我做只红烧鸡,牛肉炖土豆。”
  蒲善:“福晋,大夫吩咐了您现在不能吃鱼肉和所有的发物否则病好不了。”
  苏苏:“我以前也曾经头痛脑热还没哪个大夫说肉都不能吃了我又不是尼姑道姑。明个天把国舅爷给我请来我问问他去。”
  蒲善:“福晋,国舅受太后差遣去河南赈灾了。”
  苏苏:“河南有什么灾啊?”
  蒲善:“河南受了水灾很多人无家可归,因此还有很多人因为水灾患上了肺炎,痢疾还有脑膜炎。”
  苏苏:“今年也真是多灾多难的,这六安的地震才好,就来了第二波天花,这天花没退去就来了河南水灾不是存心给人找烦恼吗?”
  蒲善:“福晋说的是等您和如福晋康复了咱去参加祈福大会祈求苍天体恤少降些灾害。”
  这时候苏苏和玉娘的胸口又痛了起来。苏苏:“这饭不吃了我们上床歇会儿。”
  普儿:“可是不吃饭怎么有力气撑下去呀。”
  苏苏:“你们打听打听阿济格什么时候能回来?他要是回来给我们讲笑话也许这病还能好得快些。”
  阿济格听说了苏苏和玉娘感染了风疹和水痘十分焦急又想回京城去又不能轻易离开了
  因为阿济格知道多尔衮虽然是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但是却是不会为了他不顾纪律,于是他只得写信问候苏苏和玉娘:“吾妻苏苏,吾妾玉娘知道你们患了风疹和水痘我非常难过很想回京陪你们与病魔战斗,然姜襄蠢蠢欲动不得松懈。希望你们将对我的思想换成战胜病魔的毅力,望你们早日痊愈爱你们的阿济格。”
  仆人笑演拿着阿济格的信给苏苏道:“福晋英亲王不能回京了,这是王爷给你们的信。”
  苏苏看了看信说:“阿济格你就不能为了我们跟摄政王请个假吗?我们也许活不到今年端午节了。”
  笑演:“福晋您怎么说这话呢您可是咱们英亲王府的福晋该和英亲王白头到老的。”
  苏苏却淡定地说:“不,,我们是阿济格的妻妾但是代表我们爱他就能够健康长寿,海兰珠和先帝那么相爱却只活到了33岁,先帝智勇无双也未能年过花甲何况我只是阿济格的福晋呢我的病折磨得我这么痛苦我感觉是在煎熬。我没有信心可以战胜病魔。”
  笑演把苏苏搂着说:“福晋您是英亲王府的大福晋您是和度的母亲是英亲王所有孩子的嫡母虽然我们英亲王不是旗主但是也有很多牛录我们大家还愿意领取您发给我们的薪水您要是死了我们找谁拿薪水?”
  苏苏:“原来您是为了薪水才伺候我的。”
  笑演:“否则呢难道是因为您漂亮吗?”
  苏苏:“啊我的水痘已经长到脖子了怎么办我不喜欢那个炉甘石灰感觉涂在身上像火烧一样的痛。”
  笑演:“忍得痛中痛方为人上人。”
  苏苏还是没有忍住在一天夜里苏苏悄悄地把炉甘石灰给倒掉了对仆人说:“这个我不小心洒了别再给我炉甘石灰了给我准备洗澡水我才不信有什么病是完全不能洗澡的。”
  仆人们不敢忤逆苏苏就给她准备了洗澡水,谁知道洗澡后苏苏就病情加重了,而玉娘是因为嘴馋偷偷去厨房给自己做了洋葱炒黄鳝,宫保鸡丁。不知道是不是公鸡真是发物,吃了宫保鸡丁玉娘就口吐鲜血,昏死过去。被仆人发现已经气绝了。
  三天后苏苏因为无力乏天也一起过世了。
  仆人们只得给苏苏和玉娘办丧事给阿济格写信,阿济格得知之后嚎啕大哭停止训练士兵十天,姜襄的手下对姜襄说:“总兵阿济格连续10天没有出来操练想必是和多尔衮不对付我们明天派小股人去骚扰他们试试。”
  姜襄:“好你们就去试试。”
  于是姜襄的下属刘正迁偷袭了代州,游击将军高盛国和300蒙古旗人被俘获,于是拉开了姜襄再次反清的序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