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事有蹊跷,孟古青没和宛宁斗

  宛宁因为伯爵府里面继母和生母的生活观念上的不睦已经非常劳累了,当天又让她知道了伺候自己多年的丫头东莞被人杀了,不由地感觉到精疲力尽,顿时间头晕眼花,秀芝就扶着她躺下来歇着,福临来到承乾宫她也没力气再请安问候,只得求福临帮她把之前被阿斯坦琪琪格罚入罪奴所的春雨调回承乾宫。宛宁用请求地语气对福临说:“皇上,春雨昔日因为听信别人挑唆陷害了淑惠妃,皇后把她打入罪奴所是应该的,但是春雨已经悔改了,希望您赦免她把她调回承乾宫由臣妾亲自管教。以后臣妾会亲自看着她不让她去做伤害别人的事情。”
  福临没有一下子答应:“爱妃不可养虎为患这巫蛊之事虽然不确定但她连爱妃都能下蛊诅咒了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宛宁拉着福临的手说:“皇上罪奴所暗无天日,在那里面春雨一定吃了不少苦她一定知道错了何况我们要帮四阿哥早登极乐呢原谅春雨吧。”
  福临:“既然爱妃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下令把春雨放回来。”
  过了一会儿小唐就替福临传了放春雨回承乾宫的,春雨回来了之后身上有许多淤青看样子是在罪奴所吃了不少苦,宛宁关切地问:“春雨你饿不饿?”春雨:“奴婢谢主子关心奴婢不饿,真的不不饿。”
  宛宁:“瞎说春雨你都瘦了两圈了,那罪奴所我打听过了一个人一天才给两个馒头一小碗粥白天晚上每日干活8个时辰吃不饱睡不够,活干慢了那里的管事还拿鞭子打你们真是苦了你了,秀芝去给春雨做些吃的来要有营养。”
  秀芝:“那么我做个荷包蛋下面条可以吗?”
  宛宁:“去做吧。”
  秀芝做完了之后,春雨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秀芝:“慢点吃别忙你回到承乾宫了哪有人催着你干活呢。”
  吃完之后,春雨半蹲问:“主子奴才吃完了主子有什么吩咐?”
  宛宁:“春雨你去沐浴更衣吧没什么事情让你做。”
  永寿宫,静妃听说多尔衮的侧福晋瑶华生了病就想出宫去看她毕竟,多尔衮待静妃如同女儿一般。不过静妃也知道在宫里面嫔妃想要出去是难上加难于是她先去请求布木布泰放她出去,但是布木布泰一口回绝了说什么瑶华病了自有大夫诊治你要出去多事干嘛?
  孟古青知道多说无益只能先回永寿宫再从长计议。
  长春宫内,娜木钟得知了杀死东莞是裘然,就找裘然来问话,裘然本来以为贵太妃是找他问责的还很害怕,娜木钟:“裘然据我所知那个叫东莞的丫头是你杀的对吗?”
  裘然:“太妃娘娘您可别冤枉奴才,奴才只是个下等太监哪有胆子杀人呀?”
  娜木钟笑了笑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话我没说错吧,我不是刑部大员我不会把你杀了东莞的事情告诉皇上或太后但是你也要帮我办事办成了你不再是罪奴所的下等太监。”
  裘然:“太妃娘娘的意思是?小人有机会加官进爵?”
  娜木钟:“真是个聪明人难怪当初在京城糊弄了老百姓那么久都没人察觉就是运气不好不该企图要那小狐狸的身子。”
  裘然:“太妃娘娘莫非和那皇贵妃有仇?”
  娜木钟:“仇倒没有恨到是有些原先我谁也不恨只想守着我的一双儿女过太平日子没想到我的女儿顺治五年死了我儿子一时犯傻修王府僭越了皇上不讲人情味让我儿子死了我可怜的儿子皇帝没做到我们母子忍了没想到才娶了媳妇盖了王府就一个僭越命就没了我就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我呀别的人也不想害就让你做几件事让静妃和皇贵妃斗起来她们两个斗起来两败惧伤让她们其中一个死了就算是给我出了这个气。”
  裘然:“奴才哪有那个本事呀?”
  娜木钟:“这个我已经帮你想好了,这是东莞的自白书你把这个交给皇后,皇后采信了就算是第
  一件事情。”
  裘然:“那么第二件事呢?”
  娜木钟:“别急,你先把第一件事情办了我再叫你办第二件事情。帮我事情不仅仅是替我出气也是
  替你自己出气你看你原本是个完整的男人若不是惹到皇贵妃这狐媚子你在外面想玩什么样的女人不行
  呀?”
  裘然把心一横:“好我就把这东莞的自白书明天交给皇后。”
  裘然走后,本珊娜从房间里面出来问娜木钟:“母妃您真的确定把云蕾的死嫁祸给死去的东莞可以让姐姐和宛宁可以斗得水火不相容?”
  娜木钟:“你姐姐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她心里面除了她自己的父母儿子之外她最喜欢的就是云蕾和你十四叔十四婶一家要是让她认定了云蕾的死和宛宁有脱不开的关系你认为她是会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回蒙古还是留下来和董鄂宛宁斗个高低?”
  本珊娜:“可是在宛宁进宫之前就已经被皇上废后了呀怎么可能对付了得宛宁呢?”
  娜木钟:“傻孩子你姐姐之前一门心思帮多尔衮翻案自然是没心思去讨好皇上,但是她被废后了之后皇上也让她怀了两次孩子,现在她回来了皇上把离乾清宫最近的永寿宫给她住她要是下点功夫没准她能和那个宛宁争一争。”
  本珊娜本着善念说:“可是云蕾并不是东莞弄死的呀是太医院的丁吏目收了隋儿的好处在给云蕾治疗风热的汤药里面加了相克的药材。”
  娜木钟:“真相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或者不是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要孟古青和宛宁斗得你死我活我才甘心。要不然你拿这把刀亲自捅了宛宁一刀她死你也活不成。要么不要报仇要么你借助别人的恨去报仇孩子不是额涅逼你做坏事而是我们博果尔没做坏事却死在火里面从前明到如今那没做坏事或者坏事做得少的人被冤枉的多了去了咱们做得这件事情算得了什么?等咱们替博果尔报了仇你就算去自首把真相都竹筒倒豆子的说出来我也不怪你。咱们婆媳得相依为命呀。”
  夜里面的星星是那么的吵,本珊娜怎么也睡不着觉她辗转反侧着,为了报仇她利用了孟古青,孟古青是她的同宗的同血缘的姐姐亲情重要还是给博果尔报仇重要?不我要替博古尔报仇现在对我来说给博果尔报仇才是最重要的。孟古青姐姐我只能对不起了你,不,我没有对不起孟古青,孟古青本来就该和宛宁一决高下她们爱同一个男人就该好好争一争斗一斗。本珊娜心安理得的睡着了。在梦里面她和博果尔一起冰嬉一起狩猎一起跳舞。
  次日早晨阿斯坦琪琪格和孟古青一起去慈宁宫给布木布泰请安布木布泰命宫女给她们上了茶点,唠嗑孟古青问:“皇太后请问云蕾什么时候可以下葬我想回科尔沁了。”布木布泰温和着说:“孟古青再等等之前他们找的墓穴不太好不吉利还需要找新的墓穴哦下个月初六苗族土司和瑶族土司就要进京纳贡了顺便向咱们展示苗族和瑶族的舞蹈。”阿斯坦琪琪格:“这么快他们就投降了?”布木布泰:“是啊这瑶族土司和苗族土司本就对那前明不满和咱们没什么仇所以大势所趋就索性归顺了?阿斯坦琪琪格别人向我们臣服不要用投降这个词要用归顺或投诚因为咱和他们虽然民族不同风俗不同但也是兄弟手足。”孟古青;“那么需要采买东西为招待瑶族土司,苗族土司吗?”布木布泰:“是啊我打算把这个任务交给..”孟古青:“交给我办好吗?我一定会认真采买招待他们的食材和礼物。”布木布泰:“你不会趁机溜到街上玩吧。”孟古青:“是啊我很久没去街上了京城的人都长得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
  就在这个时候裘然在外面吵吵嚷嚷要进去,小林子:“你这个下等太监什么资格进慈宁宫?”裘然:“你可别狗眼看人低啊我可是有重要的事向太后和皇后汇报呢?”
  小林子:“你在外面等着我就去给你通报就是了。”裘然:“那你快点儿”
  小林子去禀报:“启禀太后,皇后下等太监裘然求见他说有重要的事情。”
  布木布泰;“他一个受阉割的下等太监有什么事情非得上慈宁宫来?难道是他被他的总管欺负了?”
  阿斯坦琪琪格:“听他说一会儿也无碍。”
  布木布泰:“那就让他进来吧。”
  裘然拍了拍袖子道:“奴才裘然给皇太后请安给皇后请安给静妃请安。三位主子万福。”
  布木布泰:“起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来?”
  裘然起来:“谢太后,太后奴才来是想告诉您云蕾主子去世的真相。”
  阿斯坦琪琪格:“哦是什么?”
  裘然:“杀死云蕾主子的是东莞是她在云蕾主子的饮食里面放了慢性毒药大家都认为云蕾主子是病死的其实是被东莞这个贱婢放了慢性毒药我在清理永寿宫水井之后在东莞的房间里面搜到这张东莞的遗书。”
  布木布泰:“遗书拿给我看看。”
  裘然于是把娜木钟给他准备的东莞遗书通过小林子呈给了布木布泰,布木布泰看到是内容是东莞因为被宛宁贬去浣衣局所以钱不够用所以去储秀宫偷盗被云蕾发现了挨了板子所以在云蕾的饮食里面放了慢性毒药,但是良心难安所以投井自杀了。布木布泰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于是她问孟古青:“这封遗书说东莞因为去储秀宫偷盗被云蕾发现了挨了几下板子,所以报复云蕾,用慢性毒药把云蕾给毒死了静妃此事你怎么看?”孟古青:“哦这封遗书倒是解释的合理,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她东莞要自杀赎罪为什么不在浣衣局的井里面赎罪而要跑到我永寿宫的井水里面自杀?因为昨儿在水井里面发现了她的尸体我都不能用永寿宫的井水了喝水得等别人给我运呢,还有下慢性毒药怎么下得呢?这云蕾是妃子给她下一次毒药就会被发现,那么下慢性毒药得能接近她才能下得了,我懒得再过问了早点把云蕾葬了吧。”
  布木布泰对裘然说:“裘然你确定这是东莞的遗书不要骗我和皇后,静妃。”
  裘然:“奴才不敢欺骗太后和皇后还有静妃奴才确实是在东莞的房间里面看见这封遗书的。”
  布木布泰:“裘然你先回去,我和皇后还有静妃还有许多事情讨论,等有事情再宣诏你。你要随宣随到不得耽误。”
  孟古青:“太后,我觉得这个裘然没有说实话我对那个东莞不熟悉但是我知道云蕾不会为了点东西就打人板子这事肯定有人操控了。”
  阿斯坦琪琪格:“要不然把伺候云蕾的两个丫头叫来问问云蕾是否生前和人结怨?”
  布木布泰:“我该念佛了这事儿你们去储秀宫去问,至于永寿宫的井水暂时不能用了那么就先用我慈宁宫的相信没人敢把尸体扔慈宁宫的井水里面。”
  孟古青决定去验看下东莞的尸体,于是她在天黑的时候里面去了宫门外去寻找东莞的尸体。东莞的脖子上有勒痕是被人用麻绳勒死的不是投井的,这线索她没直接告诉福临而是在次日找宛宁过来喝茶,宛宁带着秀芝和春雨去了永寿宫互相行礼之后,宛宁问:“静妃姐姐你找我什么事情吗?”
  孟古青:“妹妹请坐吧我这件事情不是大事儿但也不小但是您千万要守口如瓶否则您和我都有性命之忧。”
  宛宁对秀芝和春雨说:“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秀芝和春雨:“是。”
  孟古青:“东莞前几天死了被我的人发现了,都说是想不开自尽了可是我和她又不熟干嘛在我的永寿宫自尽呀?于是我昨儿晚上去了一趟宫外停尸房您知道怎么的我居然发现这东莞不是自己投井死的而是被人勒死了之后放进井里面的可是凶手不放浣衣局的井里面也不放您承乾宫的井水就放我永寿宫的井里面您知道什么缘故吗?”
  宛宁:“我哪知道什么缘故呀?东莞在我承乾宫当差的时候性格一向是大大咧咧的爱开玩笑可是因为她欺负了小雁吃了小雁给三皇女的粥我就把她罚到浣衣局反省反省没想想到却被人放到姐姐的井水里面害得姐姐用水不方便真是我的罪过要不然我每天教承乾宫的奴才每天挑一缸水给姐姐用。”
  孟古青:“一缸哪够呀我要喝水,洗脸,洗脚沐浴还有活珍珠粉还有浇花还有我的丫头们也得喝水,洗脸,洗脚,沐浴还有恪妃她和她那一屋子的也得用水还有做饭呀做汤呀得用水。”
  宛宁:“做汤做饭不是有御膳房吗?”
  孟古青:“是啊做饭做汤是御膳房给做,可是羊肉枸杞汤我想亲自给皇上做我离开皇宫一年半,回来了我还真想给皇上做呢。”
  宛宁:“姐姐回来不会轻易走吧。”
  孟古青:“轻易走哪能啊,我哪是那么没良心的人皇上在宴会上为我挡了熊我还得报道他呢。我得伺候他到老。妹妹现在我们一起把杀东莞的凶手找出来好吗?”
  宛宁:“今儿我先回承乾宫了既然姐姐想查杀东莞的凶手我自然得配合毕竟我比姐姐更了解东莞这宫里面哪能随便死人呢何况是曾经伺候我的奴才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