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Candy】一 ji za i6.c om

  钉崎一点都不喜欢日下部笃也。姑且不论高专教师带头翘课玩失踪是常态。可之前一年生时,蒙眼笨蛋即便成天到晚东跑西跑,也总归会在需要他时冷不丁冒出来;而升为二年生后,负责担当的摸鱼冠军便迥然不同了,下午体术要想找负责教师,得先排查哪个教室空调开的最大。
  除工作态度以外,最令人在意的点莫过于,日下部肉眼可见的不喜欢虎杖。
  授课指导也一样会做,提问帮忙也同样解答,但态度热不热情语气亲不亲切是个傻子都看的出。尤其当伏黑也在场时,对比出的偏差值会明显强烈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没有歧视打压也没有恶意针对,有的只是刻板势力眼和早衰脑袋,一边对禅院十影赞不绝口,一边对九相图完全体容器冷眼相待。当然,日下部倒是不敢就刍灵咒法发表半句微词,
  “借他六个胆子敢说一个字试试……我家老太太一准连夜杀来高专,给这个烟熏黄牙方块脑袋狠狠来上几锤,让这个所谓的‘教师’涨涨见识帮他认识认识,到底什么才叫‘咒术’。”
  钉崎边撸袖子边把后槽牙磨的吱吱响,表示虎杖的笨蛋脑袋也欠教育,明明都被欺负了还一脸傻样无知无觉好像狗屁不懂似的。
  “まぁあねぇ、それはね…”
  无人可说又无能为力时,人是会病急乱投医的。比如现在,钉崎就正后悔。
  客观来讲,向眼前四仰八叉瘫成一堆的人渣教师求助可能最管用,事实证明,“眼罩白痴”“蒙眼笨蛋”此类称谓,能变成一代又一代高专人星火相继的精神传承咏叹调,绝非没有道理。
  “可刚刚说教学方面又没大问题,对吧。”对方嗯嗯啊啊哼唧一会,叹了口气,“谁都没法强迫他人改变脑子里的故有主张,即便是我也不行。野蔷薇应该是知道的呀。”
  废话,又不是为让你开领域去给日下部头壳里灌水。钉崎板着脸想,手忍不住就往锤子上摸。更多免费好文尽在:jizai7.com
  “观点、想法、成见,想调整可没那么简单。举例来讲……比如!虽然现在的野蔷薇呢,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超厉害了,但作为老师,还总会忍不住觉得你思维简单四肢发达和刚入学时一个样。”男人抬手,指腹点着挥过来的锤子边,头发衣领被破风声带着晃,“都说‘超厉害了’……总之,要想扭转固有认知只能靠长期接触慢慢来。不过老师倒是不担心哦,毕竟只要多多了解,怎么可能有人会讨厌悠仁嘛!”
  没记错的话当时心情还挺复杂的。钉崎甩了一句“听你讲大道理还是过于恶心”,便留下独自表演伤心欲绝的本世界线中的实际最高当权者转身走了。
  自己可没那么多朋友,被美少女盖戳认可过的家伙理所应当被所有人喜欢。她想。
  但再失手把伏黑鼻血捶出来就说不好了。钉崎当即扯着嗓门大喊“看着点啊!!一会恵キュウ发火了可又要拿满象砸你了白痴虎杖!!”
  “啊?”对练中的虎杖扭头看向操场边,冲她遥遥喊,“不是纯体术吗??”
  并被天上掉下来的粉红大象砸进草里。
  伏黑手背抹脸擦了一把收回术式,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