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了!

  正在努力屏住呼吸、减少自己存在感的李珍妮,一感受到来自身后男人的拉扯,便机智的伸手揽上了孙岱的腰身。
  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吸附在了面前男人的身上,完全没顾及到自己已经压迫到了本就还受着伤的小孙岱。
  “唔!”
  只见林致远在被窝里一通乱动,原本还一脸缄默的孙岱莫名就叫出了暧昧的一声,在门口的几人看来,属实是他们小两口情难自禁了。
  宋刑洲俊脸一红,便不再迟疑,反手就将a102的房门带上了。
  当病房瞬间重回黑暗,两个男人的心也如他们的名声一样,都坠入了无尽深渊。
  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全程躲在被窝里的李珍妮虽然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通过声音和联想也大致推测到了房间死寂一片的原因,可这又关她什么事呢?
  经历完晨间这一通惊险刺激的闹剧,她反倒能勇敢直面眼前的‘困境’了,看也不看身后哀怨的男人,挪了挪屁股就把林致远还塞在她体内的鸡巴拔了出来。
  啵——
  “嗯……”
  经历过这多么场性事之后,她也逐渐习惯了穴口卡鸡巴这件事,除了条件反射的哼唧一声外,一系列的动作都是行云流水的,看得两个男人目瞪口呆。
  孙岱:昨天是我逼的她吗?
  林致远:这女人真是骚得没边了!
  下床转了病房一圈,才在角落里找到那个被她设置过静音的手机,上面显示了无数条未读的微信消息,不用点开都能知道是谁发来的,好在还有一点电,她得速战速决了。
  李珍妮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好后,又拿起桌上摆放着的果篮,神情自若的向房门走去,不打招呼也不告别。
  “诶!等等!这就走啦?你怎么还拿我一个病人的果篮啊!”
  好在孙岱眼尖,连忙叫住了打算开门离开的女人。
  这本就是她买的果篮,关他什么事?李珍妮心里腹诽,也不好直接反驳,便停下脚步将果篮放了下来。
  打开包装——取出一串香蕉——掰下一根——递给他——剩下的香蕉放回果篮里包好——再次提起——开门——出门——关门——
  动作一气呵成。
  “……”
  “……”
  独留下两个男人对着一根香蕉大眼瞪小眼。
  当李珍妮提着刚解救出来的果篮走出病房,才发现她距离原本的目的地竟只隔了一个a104,说明了昨晚应该不是预谋已久的绑架,单纯就是因为她点背,来送人头了。
  在两个保镖震惊的目光中,李珍妮带着懊恼又忐忑万分的心情,轻轻敲响了不远处a106的房门。
  群组:今天甜心儿脱单了吗(5)
  “少妇收割小狼狗”修改群名为“今天甜心儿脱单了!”
  热心市民小甜心:???
  霸道总裁小娇妻:????
  甜美少女王铁柱:?????
  少妇收割小狼狗:没错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害羞]
  甜美少女王铁柱:壮士,请借一步说话!
  ……
  明明两人就在同一间房里,宋刑洲还拿着手机津津有味的在群里和她打字交流,李珍妮很无语。
  “你是不是不喜欢三次元的我啊?”
  “……”狗子沉默。
  昨天确定完恋爱关系后,她今天还特意打扮了半天来医院看他,结果这男人倒好,还是守着个手机按按按,忽视得她都没自信了,既然这样只网恋就好啦!
  嘀——
  微信一响,李珍妮条件反射的又点亮了手机。
  少女收割小狼狗:呜呜呜我老婆今天化了妆来看我!实在太太太太太可爱了,我不好意思直视她![苦涩]
  霸道总裁小娇妻:辣鸡!
  甜美少女王铁柱:狗粮!
  热心市民小甜心:?
  李珍妮难得老脸一红,严重怀疑他是故意撩她的,并且有充分的证据!
  但狗子其实并不是为了撩她,他是真的很开心,所以不单是在小群里发,也在帮会大群发,甚至朋友圈里都公布了自己脱单的消息。
  让李珍妮无奈的同时心里又升起阵阵甜蜜,她之前还听说过有些男的因为嫌弃自己的女友拿不出手,为了不在朋友面前丢脸,都不愿意公布自己女朋友的,她这个便宜男友反倒出奇的靠谱。
  “啊……”还未腹诽完他的炫耀行径,李珍妮就被一把拽到了病床上,身体被迫压上了男人的胸膛。
  与平日的穿着不同,她是特意装扮了来见他的,身上穿的是之前王雅丽送的一条包臀吊带连衣裙,刚拿到的时候还拉不上链,闺蜜让她放着等瘦了再穿,还以为那天会是遥遥无期,没想到在清消素魔法般的作用下,几天就能穿下了。
  李珍妮双峰本就满饱,还常年穿着宽松的衣服,所以就算靠着运动瘦了些看起来也不明显,反倒是这修身的服装一换,才大变了样。
  “以后不准再这么穿了。”老婆在怀,宋刑洲的不自觉的抚上她肉感圆润的屁股,声音沙哑的警告道。
  “不好看吗?”她本来还觉得挺好看的,但被男友这么一说,就没了底气。
  “好看……超好看……就是太好看了所以……只能给我看……”
  这胸露得都没边了,他都不敢想她是怎么穿着它出门安全走到医院的,便宜了那些臭男人!
  宋刑洲嫉妒得发狂。
  其实这衣服真的没多露,裙子不短、胸口开得也不低,况且她还穿了小外套来遮手臂上的拜拜肉,只是裙子修身,加上被这丰满的身材一加乘,就把她s型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了,看起来欲感十足。
  听他这么说,李珍妮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并偷偷表示好看就行,且下次还敢,从小都为外貌自卑的她是不会放弃追求美的,特别是现在终于找到了点变美思路,更是不会为了男人放弃。
  “我都把自己被女人拴牢这事公布了,你怎么也没一点表示啊。”狗子不满。
  她不愿意他发她的照片到朋友圈,是不是还对樊哥抱有幻想?
  原本已经趴在宋刑洲胸膛上腻腻歪歪了一阵的李珍妮,听到这话才后知后觉的抬头亲了亲他,看他还是不满又亲了亲,一下、两下、三下……怎么脸还是这么臭?男生是都这么难哄的吗?
  狗子表示自己才不是贪图这点蝇头小利的人!
  享受完她主动献上的香吻后,便委屈的说道:“我是说,你怎么不告诉大家我是你老公啊。”
  他也想被拉出来溜溜的!
  “……哦”
  她哦什么哦???
  宋刑洲突然就被她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个屁的单字气得半死!这得肏服啊!
  ……
  尒説+影視:p○18.red「po18red」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